摇滚藏獒

摇滚藏獒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摇滚藏獒电影完整迅雷BT完整下载

前两天看完 《摇滚藏獒》,耳机里一直单曲循环着郑钧的《热爱》。这不仅是一部拍给小孩看的动画片,也同样是给那些曾经坚持过、以及正在坚持梦想的年轻人看的。我喜欢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它让我更努力去变得不同影片讲述了一只小藏獒不愿继承父业呆在羊村看门,而要去大城市追寻音乐梦。 很多人说故事本身就是郑钧真实生活的写照。而我想,或许每一个接受过中国传统教育的家庭都会面临这样一个困惑: 究竟是让孩子走出去,还是把他们留在身边?大多数保守的父母都会在小孩成年前动用身边所有的资源,力求给他们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如果没有像样,至少也应该是稳定的。即使达不到稳定,最起码也应该得离家近。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让小孩在自己眼睛能看见的地方,那就是安全的。我想起很早前看过一篇王琛的特写《最后的文学青年》,里面讲到作家阿乙年轻时在家乡当警察,他发誓要离开这里,去城市,去省会,去沿海,去直辖市,去首都,最后去纽约。后来他在家人的反对声中毅然决然地钻进火车,离开了家乡。他去省会,去直辖市,最后定居在北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上,他也实现了去纽约的梦想。和阿乙走出去不同的是,他身边的同事因为早已成家而没有出走的勇气,虽然同样笔耕不辍,但最终也只能是抑郁地死在鼻咽癌下。影片中的小波弟就像是年轻时候的阿乙,当他手拿收音机大声喊出“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音乐家”时,他的父亲立马说:你成不了音乐家,波弟!小波弟同样没有因为身边的阻挠而就此停止追梦的脚步,他带着满腔热血,不顾一切地走出了羊村。但谁都知道追梦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来到大城市,一面被狼群围堵,一面又惨遭摇滚天王安格士的拒绝。这其中虽有灰心和丧气,但波弟一直以积极的态度面对周遭带给他的一切不美好。薛之谦曾在一档音乐节目中讲过这样一段话:我的梦想,也曾经被别人握在手中,狠狠地捏碎过。小时候我发现这个世界不公平,长大后我发现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但不公平是好事,因为它会让你变得更加努力。很多人说他连上十几档综艺,是不是已经用力过猛,迟早会让观众审美疲劳啊。但请换一个角度想:如果他没有走到你跟前,你会有机会看见他吗?无疑,薛之谦也是现实版的波弟。但和影片不同的是,现实的道路往往比剧情更加曲折和迂回。当波弟最终以音乐的力量保卫了羊村的和平时,我在黑暗中偷偷掉泪。就像郑钧在《热爱》里唱的:一直走,到欢声驱散愁容,到心中郁郁葱葱,你会以自己为荣,没有虚度这一生。你不能否认,即使追梦少年背后没有光,他也一直会朝着光亮那方奔跑着前行。几天前朋友圈中火了一篇 《4小时逃离北上广》的文章,身边朋友笑说:我们都还没去呢,你们就急着逃走!走吧,少一个算一个。还有人说,以前人们想着走进更大的城市,大部分来源于信息不对称,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了,做什么还非得走出去啊。事实上逃离只是一个动词,而真正潜伏在其背后的是:你究竟足够热爱它吗?而大多时候我们选择一座栖息的城市,就跟选择一个携手一生的爱人是同一道理。因为有某些足够重要的东西吸引着人们停留驻足,甚至为之疯狂和热爱。即使在别人眼中这看上去非理性且超常规,但没人知道究竟隐藏在你心底的是什么。前段时间恰逢毕业季,我问身边一位刚毕业的朋友:回老家吗?他说:不回了,最近准备租房。我说:大城市租房挺贵的。他说:没事,先找一份能负担得起房费的工作,就能在这座城市赖下去了。很奇怪吧,现在的年轻人几乎闭口不谈梦想和追求了。因为谈一万次,也抵不过赖这一次,所以能赖的时候,就尽力赖着吧。而我们之所以想要赖在角落,也只是 希望有一天,能拥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走出来,让你们看见。毕竟没人想一直做缩头乌龟,藏在壳里永远不出来。



观摇滚藏獒有感300字

摇滚藏獒主要内容